2019 年 08 月 18 日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新浪爱彩
最新行業要聞

兩部門近期將發文規范民間救援力量


發布時間:2018/10/12



10月11日,應急管理部副部長、中國地震局局長鄭國光在介紹中國地震情況。新京報記者 浦峰 攝


明日(10月13日)是第29個“國際減災日”,今年的主題是“減少災害損失,創造美好生活”。

  在應急管理部副部長、中國地震局局長鄭國光看來,這一主題強調的是減輕災害對經濟社會發展的負面影響,降低其對人們生產生活的影響,“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也包含‘安全’在內”。

  “我國是世界上自然災害影響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災害種類多,分布地域廣,發生頻率高,造成損失重,這是我們基本的國情?!敝9餿銜?,組建應急管理部后,能夠把各種災害防治綜合起來形成整合力量,把防災、減災、救災統籌起來,從體制機制上形成新突破。

  今年我國大陸地震活動是正常起伏

  新京報:今年我國云南、陜西、吉林等多地區都發生了地震,地震頻發的原因是什么?

  鄭國光:我國確實是一個多地震的國家,我國人口占世界的1/5,我國大陸的破壞性地震占到全世界大陸地震的1/3。但從近期我國大陸地震活動來看,2018年我國云南、西藏、青海、陜西、新疆、吉林等地區接連發生10次5級地震,最大為9月8日云南墨江5.9級地震,其中8次集中發生在8、9月份。據1900年以來地震資料,我國大陸平均每年發生5級以上地震18次,6級以上地震4次。通過對比,可以看出今年以來我國大陸地震活動水平并不高,地震數量與震級都低于平均水平。目前的地震活動仍在正常波動的范圍內,是我國大陸地震活動的一種正常起伏現象。

  預計2023年實現地震預警全國覆蓋

  新京報:現階段國家地震預測預警工作進展如何?地震能否實現提前預測?

  鄭國光:“預測”和“預警”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地震預測指地震發生之前,根據地震觀測資料和研究結果提出未來地震事件可能發生的時間、地點以及大小。而地震預警,是在地震發生后,根據觀測到的地震波初期信息,快速估計地震參數并預測對周邊地區的影響,搶在破壞性地震波到達之前,發布地震動強度和到達時間的預警信息,使企業和公眾能夠及時采取應急處置措施,減輕人員傷亡和災害損失。

  一般來說,主要是利用電磁波速度遠大于地震波速度進行預警。地震波包括縱波和橫波,橫波破壞性較大但傳播速度較慢,為3-5公里/秒,較快的縱波傳播速度大概是5-8公里/秒,當探測到縱波的時候,就可以提前幾秒鐘到幾十秒鐘做出預警。

  就地震預測技術水平而言,1966年河北邢臺地震后,我國開啟地震預測的探索實踐。經過數十年努力,我國在長、中、短、臨地震預測工作中都取得了比較顯著的進展,如實時利用國內外觀測最新研究成果,滾動更新中長期強震危險區發震緊迫程度,判定結果幫助確定“年度地震重點危險區”。目前,世界各國地震預測總體水平還很低,地震預測還需長期持久的科學探索。

  新京報:結合國內外情況來看,目前全球地震預警工作發展到了什么水平?

  鄭國光:自2008年起,中國地震局即著手啟動國家地震烈度速報與預警項目的預研究和前期籌備工作。目前中國地震局“十三五”重點項目——國家地震烈度速報與預警工程項目已于2018年7月20日正式啟動實施,計劃于2020年在部分地區率先形成地震烈度速報能力,2023年在全國形成地震預警能力。前期已先后在福建、首都圈、蘭州以及川滇地區試點,如福建預警系統已向社會公眾正式提供預警信息服務,在2018年2月4日臺灣花蓮6.4級地震中,提前75秒向試點用戶發布了地震預警信息。

  同時,中國地震局正和國家鐵路局、中國鐵路總公司合作,在高鐵線路上安裝地震預警系統,可以實時接收中國地震臺網報警和預警信息,地震影響范圍內多條高速鐵路之間和相鄰鐵路局之間實現互聯互通。現在已經在福建、山西等地的鐵路上進行了實驗,未來可在其它鐵路線上正式應用,同時為服務保障2022年冬奧會,擬在京張高鐵設計、建設和運營中應用。

  目前,日本已建設了全國地震預警系統,歐盟和美國、墨西哥等國家和我國臺灣地區建設了區域地震預警系統。2011年日本3·11特大地震發生后,日本地震預警系統向受影響城市發布預警信息,為公眾提供8秒至30秒的避險時間,新干線上高速運行列車及時制動停車,避免了列車出軌和重大人員傷亡。

  如今我國地震預警技術方案在觀測臺網布局及預警技術方面,均吸取了日、美等國預警系統的優點,并從中國國情出發進行完善。如充分整合測震儀、強震儀以及烈度儀三類臺網資料,實現了“一網多用”,同時采取多系統并行處理后進行綜合結果判定的方法,提升了整個系統的穩定性和可靠性。

  值得一提的是,地震預警是減輕地震災害的有效手段之一,但不是萬能的。由于其信息的高時效性和技術本身的局限性,不可避免地存在預警盲區,存在信息誤報和漏報的可能性。如何提高地震預警的精準度,減少誤報,這也是我們一直在探索的關鍵技術。

  綜合救援成為應急救援的“尖刀”力量

  新京報:包括地震在內的突發自然災害中民間救援力量一直備受關注,如近期臺風“山竹”登陸期間,民間救援車返程被卡收費站一事引發熱議,民間救援力量應如何規范?

  鄭國光:關于如何支持鼓勵民間力量來參與救災抗災,相關工作其實一直在做。此前民政部國家減災中心的“國家減災網”平臺上,就有很多民間救援組織注冊。2015年10月,民政部印發的《關于支持引導社會力量參與救災工作的指導意見》也對此作出了指導意見。

  但這次出現這一事件,我們也發現在規范上仍然存在問題。近期應急管理部和交通運輸部即將聯合下發一個通知文件,為社會力量參與救助提供一個更好的環境。

  目前“國家減災網”的相關平臺正轉移到應急管理部網站,以后參與救災的社會力量首先要在應急管理部相應平臺上注冊“備案”,要經過一定的程序,然后我們會給這些隊伍發一個統一的應急救援標識,這個標識交通運輸部門也能認可。

  另外,此前網上已經注冊有一千多支社會救援隊伍,但真正活躍的只有一兩百支,今后我們也會對這些隊伍進行測評分級,并定期開展“叫醒服務”。

  新京報:中國地震局劃入應急管理部管理后,對地震災害應急處置方面有什么啟示?

  鄭國光:現在中國地震局內部的應急救援司和應急救援搜救中心劃歸應急管理部,其他職能不變,同時中國地震局整體由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轉為由應急管理部管理,實際上突出了統籌協調應急管理,提高了綜合防災救災能力。

  過去,各救援力量往往較為分散,難以形成合力,影響救援效率。應急管理部組建后,綜合救援的整合優勢逐漸顯現,成為應急救援的“尖刀”力量。

  近期,山東、廣東、云南等多地遭遇強臺風襲擊,洪澇、泥石流等自然災害輪番登場。新組建的應急管理部遭遇大考,也創下了自汶川大地震以來首次跨區域規模調動消防部隊,消防部隊首次長時間連續作戰執行抗洪排澇等綜合性救援任務等多個“首次”。這場大考難度超出預期,卻也為應急管理部門和消防部隊的轉型探索積攢了不少經驗。比如初步形成應急管理部統一指揮、國家救援隊伍跨區域支援、專業力量與社會力量有序聯動的工作模式,防范救援救災一體化運作模式等,這些都為防災減災救災提供了有力保障。

  需要看到,與綜合救援主力軍和國家隊的定位相比,目前國家綜合性救援隊伍在救援觀念、救援能力、裝備保障等方面還存在不少差距。比如救援觀念上,不能等災情出現才出擊,而要主動協助防范、提前預置力量。

  在臺風“山竹”的應對中,應急管理部提前將廣東、海南、廣西三省份2萬余名消防官兵、60余個救援機動隊調動到重點防御區域,部署浙江、安徽、江西、福建、湖北、湖南6個消防總隊,以及7支國家安全生產應急救援隊伍3600余人待命增援。

  再看救援裝備方面,目前航空救援能力還難以滿足遠距離快速投送兵力和裝備的需要,衛勤保障也難以滿足大規模、長時間救援行動需要。這就要求抓緊配備必需的專業化救援裝備,提升救援隊伍的現代化水平。

  新京報記者 周依